Apocalypto

彼时秋凉①


主轰百,附带一些小英雄的bgcp
平行世界设定,应该是个中长篇,偏向于剧情类(本人不太擅长纯言情)
尝试一下写be结局
请相信我是真爱轰百的,我就是想尝试一下写bad ending而已qwq
ooc会有的,不可能不ooc的
以下正文

“病人头部创伤严重,右臂有多处骨折,请立刻送往手术室进行紧急救助!”

“香山睡呢?香山医生在哪里!?”急救科室正上演着日常的忙乱。

“耳郎,”清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护士长耳郎响香抬头望去,黑发女子正快步向她走来,“别担心,先给病人接上氧气,把临时绷带拆开,准备进行手术。”

耳郎响香突然不再害怕了。“有八百百在真是太好了呢。”她想。在主刀医生香山睡还没有到之前,手术室的一切已经被名为八百万百的助理医师安排的紧紧有条了。

手术中。

手术室内在进行着紧张却有序的救助,手术室外的气氛却充斥着火药味。

“可恶啊,完全没想到那群人居然会丧心病狂到对欧尔麦特进行正面袭击。”切岛锐尔郎一拳砸在医院的墙上,语气里是难以掩饰的自责。

“切岛,不要太自责。”著名企业家欧尔麦特的私人律师轰焦冻发话了“欧尔麦特先生自从创业以来就一直坚持着品质至上这样的宗旨,不去贿赂相关部门的人员却又能发展成这样,招人嫉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冷静分析这次事件,将损失降到最小。”这位年纪轻轻却已经在律师界凭借着强大的思辨力和说服性崭露头角的冷酷律师,难得的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你这个阴阳脸能干什么啊!”黑着脸的男人咆哮着跑了过来,切岛闻声就叹了口气,刚刚想要劝劝自己的好友,名为爆豪胜己的男人却直接上前揪住了轰的衣领“你听着阴阳脸,这件事情别想用你那狗屁法律搪塞过去,那玩意屁用没有,我要用我自己的方式给欧尔麦特报仇,去揍扁那帮无耻之徒!走了,切岛!”

切岛无奈的追上了爆豪的步伐,临走前还给了轰一个抱歉的眼神,轰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在意,随即转身看向了手术室亮起的红灯。

窗外,秋意渐深了。枯黄的梧桐叶打着卷飘落到外科楼前的池塘中,不复往日的轻灵与活力,很快便被池水拽进了池底。路上的行人有些已经围上了围巾穿上了薄袄,大有凛冬将至之势。医院里的冬天总是比其他地方来的更早。

等待是漫长而煎熬的。即使沉静如轰焦冻,一时也难以接受现在的情势。[不会再差了,]他有些自暴自弃地想着,[欧尔麦特重伤,爆豪那家伙又急着去报仇,如果这次欧尔麦特不能醒来……不,不会的,至少我们还有绿谷,雄英集团不会就这样倒下的,但是,我现在该做些什么呢?我真的能把那帮无耻之徒绳之以法吗?]

轰突然想起他幼年的那场灾难,母亲将滚烫的沸水倾倒在他的左脸上,并且看向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厌恶。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那种无助了,然而现在他又体会到了。

[绿谷大概在安排着乱成一团的公司吧……爆豪那家伙,好像是要去报仇……呵呵,我也很想报仇啊,可是,绝不能像他那样,我现在该做些什么呢?]轰感到了一丝迷茫,按照道理,这个时候他也应该在办公室里整理相关线索以应对日后的诉讼的,可现在他却只是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手术室外,冷清地像个笑话。

“没有证据,没有证物,没有证人……就连案发现场的录像都显示无法调取。”助手上鸣电气发来了短信,一切都向最坏的方向发展着。

当你掉进坑里的时候,上帝还会顺便把顶给封上。

轰焦冻看着窗外的景色,从日中到西沉,再到华灯初上,夜色沉寂。医院里的时间总是格外的漫长。

20:15

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病人的家属呢?哎?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啊?”耳郎响香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独自站在手术室外的轰,手中拿着的单子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处理。

“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吗?”轰没有理会耳郎的疑问,用近乎冷漠地语气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一转眼,他们就都不在了。]他有点烦躁。

“病人的状况不太好,我们需要将他转到重症监护室,希望轰先生做好心理准备,顺便告知绿谷先生和相泽老师,”清冽的声音伴随着清脆的高跟鞋声响起,助理医生八百万百轻轻拿过耳郎手中的通知单,微微笑着,有条不紊的像轰焦冻解释着。

轰一时语塞了。眼前的自信出众的美人,用短短几句话就让他紧张地神经有了片刻松懈。

“我们会处理好欧尔麦特先生的伤的,虽然转向了重症监护室,但是雄英企业名下的医院里的医生也绝不是酒囊饭袋,轰先生不必有后顾之忧,另外,对于这次欧尔麦特先生受伤的事件,我们感到非常抱歉,希望轰先生能为欧尔麦特先生讨回公道!”八百万镇静又坚决地看向轰,轰焦冻突然感觉到现在的情况也不是那么糟糕了。

“那么,谢谢您……八百万医生。”他瞥向眼前年轻医生胸前的名牌,并牢牢记下了八百万百这个名字。[等这件事情结束,我一定要请这位八百万小姐好好喝一杯。]他心里想着,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请轰先生快去工作吧。”八百万微微笑着,那笑容中仿佛有着无比强大的力量似的,“我们一定照顾好欧尔麦特先生,并且会第一时间将情况汇报给相泽老师和您的。”

“那我就放心了,再次感谢您。”轰说完,便大步走了出去。踏出外科楼,门外凛冽的空气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却也让他更加清醒了起来,一片梧桐叶缓缓飘落,正巧落在他的脚边。

轰不假思索地踩碎了枯败的梧桐叶,“好好等着吧,你们这群藏在黑暗里的法外狂徒,”他喃喃自语,“我轰焦冻发誓,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揪出你们这群社会的渣泽,让你们在罪恶的泥潭里面破碎着死去!”

TBC

【轰百】有关爱的答案2


接上篇——有关爱的答案
补上设定,八百万和轰都是26岁,成为职业英雄四年。
这次有了ooc预警,八百万小姐姐的性格太难把握了,我果然不适合写女生视角吗?(哭泣)
加了中括号的是轰和八百万的回忆,特此注明。

以下正文

爱一个人,想要得到他的认可,想要和他并肩作战,究竟需要付出多少努力呢?

八百万百经常考虑这个问题。

上学时,她是当之无愧的优等生,理论成绩常年位居雄英英雄科A班的第一,虽然实战能力略逊于当年的英雄爆心地和焦冻等人,但她强大的头脑以及近乎bug的个性一直让她成为团战中的中流砥柱。

因此从业后,八百万经过综合详尽的考虑,最终选择了在山岭女侠的英雄工作室工作,并在工作后的第四年里,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创建了属于自己的事务所。

“小百百真的好厉害啊!”芦户大声说着,引来了咖啡店里其他人的注目。
“小芦户小点声啦,打扰到别人了呢。”御茶子赶紧说到。
“百百确实很厉害呢,话说……听说你现在好像在被催婚?”耳郎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故意地挑起话题。
“催……催婚没有的事情啦,家父家母都很尊重我的意思的……只是最近我有些传闻没能处理好,所以让家里人也听说了一些,结果就……”八百万有些惭愧“因为个人的感情上的事情让家人担心,我真的不算一个合格的英雄啊。”
“kero,这不是小百百的错吧,我听说那些不好的传闻好像都是关于轰同学的呢,毕竟轰同学也算是当下最受关注的男英雄之一,百百跟他闹绯闻肯定有人不开心的啦。”小梅雨一下子就点出了问题所在。
“不不不不,这种事情上……轰君也很为难的,而,而且他约了我今晚去谈事情,肯定是为了解决这些不必要的传闻吧。”八百万赶忙解释。
“唉~这种时候单独约你解释,都像是告白的感觉呢。”芦户精准一击。

“我……我突然想起来,轰君和我约定的时间快到了,我得走了,再见了各位,非常抱歉!”八百万赶紧柃起包落荒而逃了,再说下去的话,自己或许真的会自以为轰君对自己有意思的吧。

想到这里,八百万赶紧拍了拍自己的脸。她坐进车里,拿出了自己的梳妆镜。看着镜中的自己,这位自信而又美丽的女英雄却陷入了从未有过的迷茫。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当你真正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你总觉得自己还不够好。

八百万想起那天主持人在节目上评价自己是“天之骄子”,不禁叹了口气。“天之骄子”么?大家……都是这么看待我的呢?那么轰君你呢?你认为我是怎样的人呢?会运筹帷幄,懂得审时度势,或是学识渊博,临危不惧,能够给人温暖和安全感吗?我是英雄,我是富家女,我是从小到大都追求着机智完美的人。像这样的,在别人眼里冷静,美丽,聪明,强大的创世女CREATIVE,究竟能不能配上你呢,焦冻?

她不再冷静了,她无法在掩饰了。即便是再自信如八百万,即便早已经不会再像高中时那样不成熟,即便,即便……即便我一直一直在努力着,在前进着,可是,我还是感觉配不上你啊,轰君……

想要和你站在一起,想要配得上你的一切,想要完全拥有你这个人。当爱上一个人的时候,隐藏于内心的悲哀将会伴随着爱意一起,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的强烈,除非,可以得到那个人的认可,得到那个人相对等的爱和温暖,彼此拥抱以取暖,彼此对望着直到晚樱
散尽,直到永远。

八百万无力地趴在方向盘上,自嘲似的笑了:轰君,我是不是……太贪心了啊。她将头发高高束起又放下,一时间竟拿不准该以什么样子的妆容出现在自己昔日的同窗面前。

“八百万,八百万?”有人在敲车窗。八百万急忙偏过头,却倏地撞进了那熟悉的异色瞳中。

【“轰同学的眼睛很漂亮啊。”八百万状似不经意的摆弄着绿谷摘下的樱花枝,偏头看向一旁发呆的少年。少年一怔,苦笑了一声:“但是,我母亲并不喜欢啊。”】

“八百万,你今天很好看。”轰突然说,把还沉浸在“刚刚我居然没有看到轰君真是太失礼了”的八百万小姐吓了一跳。八百万有些尴尬地笑了:“轰君喜欢就好啦。”

【“可是我很喜欢。”樱花雨纷扬而落,在少女和少年面前形成了一道朦胧的分割线。轰还没有反应过来,八百万又接着说:“虽然这么说有些失礼,但是我还是希望,轰同学能够坦然接受你的一切。就像绿谷同学所说的那样‘你所使用的,是自己的力量’,我作为副班长,很希望轰同学能够摆脱心结,真正地接受自己。我相信A班的其他同学也会一直支持着你的。”】

“我并不只是觉得今天的你很漂亮。”轰转过头,认真地看向八百万的侧脸,右手悄悄发动了个性,“我觉得,每天的八百万都很漂亮。自信的美丽,聪慧的美丽,沉稳的美丽,属于你的一切,在我看来都是美丽的一部分。”他突然将刚刚制成的冰玫瑰举到八百万面前,用少有的温柔语气轻声说:“八百万百,我知道这么做很失礼,但我还是要冒昧地问你一句,你愿意和我交往吗?我想将我的一切交予你,一起并肩作战,一起面对未来。可以吗?”

【“八百万,谢谢你,我会考虑的。”不善言辞的少年面对眼前真诚的少女只能说出这样的话。怎么办呢?这是她的请求啊,他没有理由反对啊,不是吗?】

“轰……轰君,我真是、真是太……谢谢你,只要轰君愿意,我没有问题。”八百万觉得自己已经说不出什么了,在这时,连语言都成了累赘。既然是他的意愿,她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爱一个人,想要和她签下婚姻的契约;爱一个人,想要和她分享自己的一切;
爱一个人,想要追上他的脚步;爱一个人想要得到他肯定的回答;
究竟需要什么条件?

轰和八百万至今也没有确切的答案。他们一路相互扶持着前进,他们无需过多交流便会理解彼此,他们互相将对方当成了重要的对象,接着又成为彼此最重要的,独一无二的对象,这一切看上去都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就像是樱花飘零又生长,无需刻意的解释。

这是有关爱的答案吗?或许是,又或许不是。这样的爱中所包含的成长、追逐、憧憬和理解,或许早已经超越了爱的高度,溶于了彼此的过去和未来之中,让他们相爱的“现在”成为了完美的梦。

有关爱的答案

第一次给喜欢的cp产粮呢,有点紧张*٩(๑´∀`๑)ง*
一直很喜欢幾松子大大和将军大大的画,虽然画里的轰百是完全不同的类型,但都让我感觉一种老夫老妻的成熟感,我个人也很喜欢这种类型的cp~
之后,大概还会出一个百百视角的吧……大概。

以下正文

爱一个人,想要和她签下婚姻的契约,共同走过一生,究竟需要什么条件?

轰焦冻不知道,他一向是不会去想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情的。他在乎的是能不能得到母亲的关爱,能不能向混蛋老爹证明自己的能力,能不能变得强大——和曾经的NO.1英雄ALL MIGHT一样能够给予人们安全感与温暖。

这些目标的实现,都是不需要女人的参与的。

谈及同伴,英雄焦冻更容易想到的是曾经的同班同学:英雄deku——现役的NO.1英雄,一个拥有和all might一样笑容的英雄。他们在雄英高一体育祭上的那场经典战斗至今也是众多向往英雄的少男少女口中津津乐道的话题。也正是在那场战斗后,焦冻终于开始尝试着接受和使用曾经自己厌恶的“燃烧”能力。

妻子,应当是怎样的存在呢?

随着英雄焦冻年龄的日益增长,他的父亲,母亲,以及他的哥哥姐姐都开始有意无意的提起有关他的另一半的话题。
“我的儿媳一定要个性足够强大啊!”
“焦冻想要什么样的妻子呢?或者……焦冻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焦冻,什么时候也让我们看看弟妹啊?”

好事的人们列出了自己心中能够配得上这位强大又帅气的现役英雄的对象,其中人气最为居高不下的当属现役英雄deku和现役英雄creative。

“所以你心里是怎么想的?”饭田轻轻敲着酒杯,杯中的冰块在酒吧暗沉的灯光下泛出虚浮的光芒,旁边的音响里缓缓播放着way back to love。轻缓的音乐下,轰焦冻用一贯冷漠的语气回答:“绿谷是我重要的朋友。”

“我当然不是问这个,”饭田扶了扶眼镜,有些无奈地看着这个试图转移话题的男人,“我是说,有关八百万的那个传闻,是怎么回事?”

轰焦冻旋转酒杯的手顿了顿,他抬起头,直视饭田的眼睛,异色的眸子里隐藏着少见的疑惑:“饭田君,你认为婚姻,究竟有什么意义?”饭田刚想回答,就猛然想起了轰焦冻的家庭背景:尽管安德瓦和他妻子的关系如今已经大大改善,可是他失败的个性婚姻给眼前这位强大英雄带去的童年伤害却并没能完全缓解,反而随着轰焦冻适婚期的临近而愈发强烈。

“我喜欢温柔的女孩子,”轰焦冻突然说,“她应该是要像妈妈那样温柔的女孩,她应该聪明又有远见,她应该自信又果断,她要在适当的时候可爱,她应该和我彼此熟悉,她应该和我门当户对,但她不需要个性强大,不需要给我生很多很多孩子——就像是配种那样。她会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我人生的一部分,最终成为我的一部分,当然同样我也会成为她的。”轰焦冻垂下头去,饭田隐约看见了他嘴角的笑容。

“所以……”

“所以,八百万是最佳选择,也是我心中的唯一选择。”

饭田忽然想起几天前御茶子的那通电话:

“饭田君,抱歉这么晚还打扰你,可不可以请你帮我一个忙?”

“你说。”

“我想……请你帮忙探探轰同学的口风,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啊不不不是我要问的,我是帮小百百问的,哎呀呀呀也不是,总之是、小百百最近承担了很大压力,就是跟轰同学的那些绯闻,希望轰同学能去澄清一下啊。”

这样……算不算另一种澄清的方式呢?饭田心想。

“可是,这样听起来似乎并不是一个好回答,”饭田说。

“为什么?”轰焦冻疑惑地抬起头。饭田感觉周围的温度陡然降低了,赶忙说:“我的意思是……八百万同学确实很优秀,但你给出的理由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轰君除了娶八百万是因为形势所迫,没有更好的选择了一样。”

轰焦冻一口气喝完了杯里的酒,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他看着酒吧电视的大屏幕,电视上正好在播出“创世女”的资料介绍。轰焦冻看着屏幕上女人成熟美丽的脸,她还是习惯把头发高高束起,果然是无论何时都干练无比的英雄。

“没有了,”他说。一旁的饭田君莫名其妙地问:“什么没有了?”

“我没有其他理由了,我不会再遇见比她更完美的女孩了。至于你说的那个问题,我不会在乎别人的想法,我喜欢八百万,要和她结婚,跟别人怎么想没关系。”

轰焦冻走出酒吧,清爽的空气让他刚刚有些激动了的心情平静了一些。他抬头看向街道,一片晚樱的碎片刚巧掠过他的眼前。他忽然想起了当初还在读雄英的那个春天。他和八百万站在樱花树下,看绿谷爬上树去摘樱花,丽日在一旁欢呼嬉闹,爆豪则在另一边摆出一副臭脸,好像下一秒就要发动个性炸了这棵可怜的树和树上的绿谷一样。他还在想着怎么提醒绿谷小心点的时候,身边的黑发女孩忽然说:“轰同学,不用担心的哦。爆豪同学不会伤害大家的啊。”一片樱花刚好飘到了她的头顶,八百万的笑容在那一刻深深印在了他的心里。

“为什么,这么确定呢?”他问。
“因为丽日同学也在啊。”八百万有点狡黠的笑了。轰焦冻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街头的大屏幕上,英雄访谈节目的主持人询问英雄创世女:“请问英雄创世女,关于你和英雄‘焦冻’的绯闻最近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啊,冒昧的问一句,作为最受欢迎的女英雄之一,你对于另一半有什么具体要求呢?您和焦冻的关系是真的吗?”

果不其然,上一秒还彬彬有礼,干练果断女英雄立刻开始支吾了起来,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街角的英雄看到这一幕,露出了他今天的第三个笑容。已经有眼尖的路人认出了这位辨识度极高的异发英雄,并且眼疾手快的拍下了这一幕。轰焦冻不得不在人们越剧越多之前快速钻进车里离开了。

在启动车的当口,他迅速地编辑了一条短信给了八百万:百,这周有空出来吃个饭吗?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无fuck说。
官方发糖最为致命。